三破神機 第四百四十三章 乾 坤印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祝家家主回過火看了祝家祖地一眼,似是想看到他們祝氏一族的基礎柱石,再一轉頭看到的是與那神秘裴仲對陣的夜凌,心中滿是苦澀。

    “老祖,現在他們誰占上風?”祝家家主小聲問著姍姍來遲的祝氏老祖。

    “那個穿黑衣服的就是前幾日闖進辰家的人?最后是辰飛星出手才按住他?”祝氏老祖問道。

    “是。”祝家家主恭敬答道,“辰家飛星老祖出手也只是阻攔了一下,那個小子有一手神秘的分身法門,最后引爆了分身,反倒是炸逝世了辰家四個圣人。”

    “分身術?”祝氏老祖眼珠中閃過一絲厲芒,分身術可是一項神術了,人族十萬年也只有帝族控制,他要是有這法門......

    “另一個小子是誰,他尚未成圣,怎么能與那人反抗?”

    “回老祖,那人便是帝族這代帝主——夜凌。”

    “帝主?”祝氏老祖詫異道,“他繼續了帝主的名號?”

    “那倒不是,只不過帝族現在無人,只剩他一人了,帝主之名早晚是他的。”

    “本來如此。”祝氏老祖一縷胡須,看著那二人很久,“本日吾族之危已解,這帝族......就放他走吧。”

    祝家家主抱拳恭敬道,“謹遵老祖口令。”

    裴仲面色肅然,他的一拳一掌都沒有圣道法力波動,這是對神力掌控到極致的一種體驗,假如不是對神力掌控的出神進化,那就是他在克制,不想裸露自己的功法,或者有著其他不為人知的機密不想被創造。

    夜凌撇了撇嘴,這個人是他碰到的最棘手的對手,就目前來看,沒有之一,由于他在面對夜凌的時候沒有擺出那種同代的狂妄與自負,他見過太多的人,面對自己的時候都想在自己最強一點折服自己,修為高的就壓到同階一戰或者單純的比試一方面,而眼前的這個人不會,他是想用他圣道修為來壓逝世自己,假如不是這具分身最多只能施展六成實力,夜凌早就落敗了,也正是由于這一點,他才干與他掰掰手段。

    又由于裴仲分心嚴重,才干讓夜凌壓著打,壓抑到那位祝氏圣人認為夜凌已經穩贏了。

    “你在怕什么?”夜凌一拳又一掌,將勁道變更使到讓圣道強者搪塞都吃力的地步,他冷聲說道,“一直這么縮手縮腳的,難不成想要自爆拼一下嗎!”

    “自爆?”裴仲疑道,“雖說分身逝世了不會傷及本體,卻也不是隨便自爆應用的啊。”

    “前幾日,不是你在辰家祖地自爆,殺傷了十數位通神境?”夜凌聞言一愣,雙手力道小了幾分,旋即又欺身上往,低聲問道。

    “那十幾為通神境的長輩是那個辰家老祖出來之后發狂被波及弄逝世的,和我有什么關系?”裴仲回道,卻也明確這種消息的目標。

    “那你找我是為了什么?”

    “我在星空邊城修煉三年等你不到,就來此地尋你。”

    “為什么?”夜凌再次問道。

    “你不明確?”裴仲反問道,“你真的是夜帝的后人?”

    “少空話,快點說出緣由。”

    裴仲按著夜凌的拳頭,“到你該知道的時候自然就會知道了。”

    夜凌無名升起一團怒火,這種說話方法真的讓人賭氣,有話就是不能好好說,非要躲著掖著的,那些長輩們樂意這么說話就算了,這個明顯知情的同輩人還這般說話,他可是不用忍著而出一口吻。

    “山河印!”

    夜凌一手握山河,大河滔滔峰巒聚簇。

    裴仲看著突兀涌現的山河,臉色微微一變,他認為夜凌一直近身搏斗是由于道境修為不足,但此時一看,他雖未成圣,但肉身道境皆超出圣道一劫,他只不過沒有渡圣劫而已,這個人完整不能把他當成厲害的通神境來看待,他的圣道痕跡已有雛形。

    他是一個無冕之圣!

    山河勢大強而壓下,裴仲看著越來越近的山巒,那上面的樹木清楚,耳畔傳來的滔滔水聲更讓他有了一種錯覺。

    此刻,他若是在暗躲功法,怕是這一道分身會直接泯滅。

    “無雙!”裴仲雙拳疊在一起,翻拳再振臂。

    一拳破山,一掌斷河!

    一拳轟出,一掌劃過,山依舊是山,河仍然是河。

    裴仲怔了一瞬,旋即閉上眼,雙手之上金黃光芒隱約,一轉一拉,握住一根長棍,長棍一繞,在四處點了幾下。

    “想不到你在幻術上還有這等成就!”裴仲的額頭上流下一滴冷汗,固然不敢低估夜凌,不成想還是小瞧了這位帝族。

    夜凌雙手合十,山河大印,山巒彈壓,河水倒漲,這是真實的磨人體格神魂的大術,在印決之內,還有一道困惑環境,山巒和大河都是幻覺。

    如今夜凌的山河大印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殘缺的仿造山河印,在白王山中,他在天衍盤的教導下,習得了人皇的手段。

    這是山河大印時隔十萬年第一次現世!

    人皇不只是皇道至強者,所有人都知道他的道行修為,卻鮮有人知,他,人皇,是陣法證道,他的招式即便是至剛至強,也難免摻雜陣法。

    人皇三印:番天印、人王印、抱地印。

    番天印是至剛至強的陣法殺招,即便后代也無人能參悟,所以夜凌在這帝星沒有找到番天印。

    人王印是陣法之印,抱地印是至陰至強之印。

    惋惜的是有人見過那三印,模仿傳世的印法卻沒了人皇三印的本質,傳下來的人王與抱地印都成了大印砸人,以力制暴的印法。

    夜凌曾經就愛好端著大印砸人,在白王山經歷了天衍盤的教導之后才沒了這樣的惡習。

    這一式山河印出手,夜凌在裴仲心中的危險程度幾何式的上漲。

    “斗戰圣法!”裴仲暴喝一聲,長棍探明陣中虛實,他這一擊,便是要破陣破法,“無妄!”

    口中神音噴出,指尖金光大綻,裴仲雖是圣道修為,單純的肉身強度卻較夜凌要差上一絲,僅僅一線而已。

    神音破開陣法幻象,裴仲舉拳轟向山巒,這次碎山斷河。

    夜凌抖手一甩,又是一道無畏獅子印拍向裴仲。

    “吼!”裴仲口中發出一道吼聲,比之無畏獅子,他更像一頭兇獸,掌指之間金光綻放,一只手按著無畏獅子的頭顱,用力一握,無畏獅子印直接破碎。

    “夜兄,好手段!”裴仲臉上兇意尚未完整褪往,沖著夜凌拱手夸獎道。

    “比我想象的要快上一些。”夜凌有些驚奇,他知道這一招的威力。

    “我還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招數,夜兄果然厲害。”裴仲身上赤黃之色愈勝,“我們再對一招,我這一具分身就來舍命來試試夜兄手段!”

    “哪有那么嚴重,只是一具分身而已。”夜凌聳了聳肩。

    “分身也不是平白無故出來的啊,也要耗費法力的。”裴仲苦笑。

    赤金焰氣愈發茂盛,裴仲立在虛空中,玄色長袍無風主動。

    夜凌立在祝家祖地前,仰著頭盯著裴仲,雙手舞動,人皇三印漂浮在身前,他雙手印法不斷,想要疊出終極的人皇三印,三印合一乃是人皇的獨門手段,哪是尋常圣人能施展出來的,夜凌雖能力抗圣道,卻也無法施展三印合一。

    他嘗試了一次,略作推演,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多少次嘗試了,即便失敗了夜凌也不會動容,只是有些惋惜,這次還是只能疊加兩印。

    番天印與抱地印!

    乾坤印!

    夜凌雙手舞動,番天印與抱地印幻化成天地融合在一起。

    忽然,夜凌停下來手中的動作,也不再看著裴仲,抬開端看著天空。

    裴仲也仰開端。

    本來已經離開的祝家老祖也猛然回頭,下一瞬看著天空,“天,怎么又變了?”

    裴仲低下頭,看著夜凌,眼中斗意更勝,“現在,我可以真正的撒手一戰了。”

    夜凌也笑道,“巧了,我現在也真正自在了。”

    “一招定輸贏!”

    “好!”

    “乾坤印!”

    “無極!”

    天地清濁,清者為天,濁者為地。

    夜凌大印拍出,手上變幻不斷,“乾坤印轉!”

    番天印化成的一方青空,風起云涌,其中電光閃耀,伴著轟轟雷叫,夜凌在雷道一途也走得極遠,他是一個愛好融合功法的人,這一次也將雷法融到乾坤印中。

    抱地印幻化茫茫大地,如同墨色石盤一般向天空碾往。

    乾坤印,固然不能重現十萬年前人皇施展開來的巍峨景象,在夜凌的手中已經初現乾坤浩然之象,再有雷法加持,這一記大印,在威力上要遠遠超出偽圣層次。

    裴仲雙手擺出架勢,那一聲“無極”聲落,他身上的赤金光芒更勝,發絲亂舞,身后一道赤金虛影的動作與其相反,一道分身一道虛影,一招無極。

    斗戰圣法與人皇手段的碰撞。

    夜凌不明本相,不知道此時二人這一次交鋒象征著什么。

    裴仲知曉前因成果,當他這具最多能施展六成實力的分身被乾坤印碾碎的時候,他終于意識到了,這個帝族只在修為上落后自己了。

    “夜凌!”在那一招無極落敗的時候,在裴仲被乾坤印碾碎半身的時候,他忽然喊道,“我期待與你在未來的交手,我在圣道上等著你!”

    這一次勝了,夜凌看著由于乾坤印的緣故尚未散往而涌現的二重天,眼中戰意更勝,眼珠之中光芒攝人。

    “你放心,我會早日成圣的!”</>

三破神機 第四百四十三章 乾 坤印:http://www.bcbnla.tw/html/113/113743/69520052.html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錯誤報告搜這本小說最快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