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一百五十一章 混沌的關鍵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根據葉軒的推測,所謂的混沌之源,或許與三千混沌魔神以及孕育他們的混沌源巢無關,但必定與每一個鴻蒙紀元開啟時都將涌現的那株青蓮有關……

    也就是說,找到那株傳說中的青蓮,應當就能完成這一次系統稱號摸索任務,或者得到要害的線索了……那株青蓮,就是混沌的要害!

    腦中閃過這些動機,葉軒心頭陡然一動。

    系統稱號的摸索任務不是隨便激活的,先前的六次摸索任務,每一次都是碰到了觸發條件,摸索任務才會開啟。例如得到吞噬寶體的那一次,是由于葉軒進進了那處黑洞虛空,被體內的吞噬系統從虛空中彌蕩的微弱能量捕捉到了吞噬源晶的氣味,才將那一次的系統稱號任務激發啟

    動……這一次同樣也是如此,先前一直沒有任何反響,直到冥狼和黑血魔鱷兩個老家伙所轟出的雷球與半月弧刃對撞,撕開一道鴻蒙裂縫后,葉軒識海深處的吞噬源晶有感,這

    才將這第七次系統稱號的摸索任務……觸發激活!

    這闡明了兩個問題,一是吞噬源晶的神秘,竟能僅憑一條鴻蒙裂縫就感應到某種東西,讓葉軒再次震驚。

    其二,則闡明假如吞噬源晶的感應無誤的話,那么,那株最為要害的混沌青蓮,應當就在這道裂縫內的鴻蒙亂流虛空之中……

    這些動機自腦中閃過期,葉軒沖出閉關所在的這顆放棄星辰后,已然來到了星辰之外的亂流虛空中,轉首四看,神識亦全力催動,向著四周延展而往……這片亂流虛空極為廣袤,葉軒的神識籠罩了萬億里方圓的區域,除了一些透出古老氣味的放棄星辰,以及或大或小的一道道鴻蒙亂流之外,根本就沒有其它任何東西存在…

    …

    至于生命氣味,那就更不可能了。

    此時的葉軒早已恢復了藍本的人類形態,這也是沒措施的事情,由于這是一片極不穩固的混亂虛空,虛空中大大小小的虛空亂流縱橫交錯,極為危險。

    這些可不是尋常的虛空亂流,而是由純粹的鴻蒙之力所凝聚的鴻蒙亂流,即便是以葉軒現如今的修為實力,也不敢輕易觸及,否則必有損傷。

    好在人類形態的他體型很小,刻意警惕的話,在這片虛空中穿行,只要沒有碰到那種極為密集的亂流風暴,基礎上能做到趨吉避兇,確保自身無恙……

    時間緩緩流逝,葉軒保持著高度警惕,在這片混亂而危險的亂流虛空中穿行,不斷地展開搜索,不知不覺,便已過往了兩個月。

    兩個月以來,他在這片亂流虛空中沒有任何收獲,什么都沒有找到,廣闊無垠的黑暗虛空中除了大大小小的無數鴻蒙亂流之外,就只有偶然能見的一顆顆放棄星辰了……

    但他卻并沒有因此而氣餒,這片亂流虛空太廣袤了,僅僅只是兩個月的時間,恐怕連它的一個邊都還沒摸到呢,現在就因此而憂心如焚,未免有些操之過急。

    一晃眼,又是半年過往,在這半年之中,他依舊沒有任何的收獲。

    到了此時,葉軒終于有些不安了,沉住氣在虛空中又穿行了一個月,前方終于有了重大的創造……

    視線中的前方盡頭,藍本一片漆黑的虛空中,忽然涌現了一縷光,正確地說,這是一縷青芒,透出朦朧之意,給人夢幻一般的感到。

    當這縷朦朧的青芒從前方宛若初升朝陽的第一縷霞光般透射而來時,葉軒激射的身形陡地于虛空中戛然而止,陡然一怔之后,才失聲發出驚呼:“這是……混沌青蓮?”

    沒有遲疑,口中輕呼聲起的同一時刻,他便已經催動體內的氣力,再次前行。

    很快,隨著他的接近,前方虛空中的漆黑越來越少,全部天與地,都被一片廣闊無垠的朦朧青芒所代替了。

    這種光芒并不是很炙烈,朦朦朧朧宛若夢幻一般,但葉軒卻有一種刺眼標即視感,根本不敢逼視……

    直到他將妖魄瞳激活,于眉心處浮顯,這才漸斬適應了這種夢幻般的朦朧青芒,看明確了視線盡頭虛空中的一切……

    這是一株蓮,通體青色,有著神秘的脈胳,渾然天成,它有蓮葉,有蓮莖,有蓮花,還有蓮蓬……

    葉軒根本就無法用言語來形容這株青蓮的宏大,它代替了前方視線中的整片虛空,哪怕是一片蓮葉的幅員,恐怕都超過了當初的洪荒大世界。

    整株青蓮就這么極為突兀地佇立于虛空之中,散發出宛若夢幻一般的朦朧青芒,但卻悄無聲息,沒有任何的動靜,無論是蓮葉還是蓮花,都不曾在虛空中搖擺。

    隱約中,他似乎能看到從這株宏大無比的青蓮中,有著一些宛若霧靄一般的氤氳氣霧彌散而出。

    這些青色的氣霧從青蓮內裊裊而起,初始還極為柔柔,但隨著它們漸漸闊別青蓮,便緩緩地湊集在一起,速度變快了,化為了一道道大小不等的鴻蒙亂流……

    這樣的一幕讓葉軒震驚無比,整片亂流虛空廣闊無垠,恐怕不會比鴻蒙虛空小,其幅員可能更為廣闊。

    而如此廣闊的亂流虛空中的所有大大小小不等的鴻蒙亂流,居然都是從這株青蓮體內所彌散出來的青色氣霧氣凝聚……

    這一切的一切即便是如今親眼得見,都依舊讓他有種不敢置信的感到,幾乎猜忌自己涌現了幻覺……

    當這些動機于他腦海中閃過期,意料之中的系統提示音,亦于此刻傳來,響徹葉軒的識海……

    “叮,恭喜宿主!系統稱號摸索任務完成!系統稱號升級成功!”

    “系統當前稱號:第七級,星際制霸者!”“星際制霸者:該稱號自帶的光環效果,在前五級稱號星際旅行者、星際冒險者、星際摸索者、星際開辟者、星際征伐者、星際掌控者的原有基礎上,將增長一項全新的系

    統能力,隨機激活,同時任何宇宙位面所烙印的星際坐標數目,由此前的三個,增長到五個!”

    “系統任務摸索嘉獎:已經發放完畢!”隨著系統的提示音響起,被眼前這株可怕青蓮所驚的葉軒,才于身形陡然一震之中回過了神來,面色攸變之下,他倒抽一口冷氣,駭然輕呼:“這株青蓮,竟真的與……無

    上混沌有關!”

    隨著前方虛空中的景象映進視線之中,熟悉的系統提示音,亦于葉軒的腦海中,剎那響起……

    此時的他藍本正被眼前這株可怕青蓮所驚,陷進了呆滯。

    直到腦海中的系統提示音響起,才于身形陡然一震之中回過了神來,面色攸變之下倒抽一口冷氣,駭然輕呼:“這株青蓮,竟真的與無上混沌有關……”

    先前,這第七次的系統稱號任務觸發激活時,葉軒僅僅只是猜忌那所謂的混沌之源,極有可能與無頭嬰尸當初所說的那株神秘青蓮有關。

    但現在,當這株青蓮涌現在眼前,而腦中亦響起熟悉的系統提示音,提示這次的系統稱號摸索任務已經完成、結束時,葉軒的這個猜測,終于得到了證實……

    也就是說,所謂的混沌之源,實在就是每一個鴻蒙紀元開啟時,都會涌現的這株神秘青蓮!

    它就是無上混沌的要害,鴻蒙紀元的每一次開啟,每一個循環,都是這株青蓮,在追尋鴻蒙之后的無上混沌……

    腦中閃過這些動機,葉軒的腦中忽而一動,眼力一凝之下,視線剎那就掃向了宏大青蓮最上方的蓮蓬……蓮蓬已經成熟了,由于已經能看到一顆顆凸出來的蓮籽痕跡,但惋惜的是,全部蓮蓬上的所有蓮籽全都是枯萎的,即便隔著無盡遠遠的虛空,這些枯萎的蓮籽甫一進眼,

    也都能瞬間讓人感到到一股濃郁到化不開的澀黯敗落的氣味。

    唯有一個例外……

    這個例外就處于宏大蓮蓬的中心地位。

    青蓮如此宏大,一片蓮葉就有當初的洪荒大世界那般廣闊,最上方的蓮蓬有多宏大,自然可想而知了。

    在這個宏大的蓮蓬上,總共有著三千零一枚蓮子,但如今尚還留在蓮蓬上的卻只有三千枚……這三千枚蓮子,全都澀黯敗落,半點活力都沒有。

    但最中心的那一顆蓮子卻不見了,那里只有一個凹痕,代表著曾經有一枚蓮籽存在,但后來卻不知何故,竟不知所蹤……

    看到這處已然沒有了蓮籽的凹痕后,葉軒的心頭陡然神覺有感,他忽地有種極為強烈的直覺,鴻蒙大道之后的無上混沌的要害,極有可能就與這枚失落的蓮籽有關。而這株神秘的青蓮之所以一次次地開啟新的鴻蒙紀元,宛若循環一般,每一次都從青蓮的本體內射出三千道毫芒,進進即將開啟新紀元的鴻蒙虛空,化為一顆顆源巢星辰

    ,孕育甫一出身降生,便為鴻蒙大道境強者的混沌魔神……

    其終極的目標,極有可能與與這枚失落的蓮子有關!

    蓮蓬之上枯萎敗落的蓮籽總共有三千枚,而鴻蒙虛空每一個紀元都會涌現三千顆孕育混沌魔神的源巢星辰,這盡不可能只是偶合而已。

    若無意外的話,鴻蒙虛空每一個紀元都會涌現的三千顆源巢星辰,應當就是蓮蓬上這三千顆蓮子的精華。

    它們被抽取了出來,由青蓮送出,進進了鴻蒙虛空,化為源巢星辰,孕育混沌魔神……

    而這樣做的目標,只是為了將蓮蓬中也不知在多少個循環之前就已經失落的那顆蓮子找回而已。

    這顆失落的蓮子,就是這株青蓮再次演變進化,由現在的鴻蒙大道巔峰,跨進無上混沌的要害且唯一的機緣……

    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猜測而已,但葉軒的直覺卻強烈無比,他篤定這種猜測應當就是事實,至少**不離十,盡不會有太大的偏差。

    當這些動機于腦中閃過期,他的心頭驟然一動,鬼使神差之下,剎那便將妖魄瞳的威能催動到了極致,凝神向著視線盡頭那株青蓮最上方的蓮蓬看了過往。

    正確地說,他的視線的落點、聚焦之處,正是蓮蓬正中心那顆失落蓮籽所留下的……凹痕!

    不是他不想持續接近,甚至于直接躍身到前方虛空盡頭處的青蓮蓮蓬之上,近間隔地查探,而是他……根本就不敢這么做,也根本就做不到!先前就說過,這片廣闊無垠,甚至極有可能比鴻蒙虛空都幅員更廣的亂流虛空內,雖大小各異但幾乎無處不在的鴻蒙亂流,全都是由那些從青蓮本體內彌散出來的青色氣

    霧所凝聚形成的……

    也就是說,前方視線盡頭的這株神秘青蓮,實在就是全部廣闊無垠的亂流虛空中的無數鴻蒙亂流的源頭……

    間隔這里越遠,虛空中的鴻蒙亂流就數目越少,密度越小。

    反之,越是接近這株青蓮,虛空中所彌蕩肆虐的鴻蒙亂流,數目就越多,密度就越大……

    現在葉軒間隔這株神秘青蓮還有無盡遠遠的間隔,否則它如此宏大,太近的話也無法看到它的全部蓮體。

    可即便相距還如此遠遠,葉軒身形四周虛空中的鴻蒙亂流數目就已極為可怖了,密度大到他都已經近乎寸步難行。

    若是再上前的話,他將很難再避開虛空中這些大小不等數之不盡的鴻蒙亂流,一旦觸及,不逝世也得重傷。

    總之必有不祥!所以,葉軒無法再前行,也不能再前行,但這沒關系,有妖魄瞳在,即便隔著無盡遠遠的虛空,以他如今的修為實力,全力催動之下,應當也能一窺這處蓮蓬凹痕的畢竟…

    …

    “嗡……”

    這一刻,低沉無比的嗡叫聲響起,葉軒的眉心處,宛若第三只豎眼般的妖魄瞳,陡然間便極速旋轉了起來,散發出無比炙烈的光柱。

    當光芒炙烈到極點時,一道瞳芒光柱激射而起,甫才剛從妖魄瞳中射出,便已在葉軒身前的虛空中消散了。

    幾乎同一時刻,視線最遠處的虛空盡頭,那株神秘青蓮宏大蓮蓬中心的唯一凹痕處,亦有光芒驟然一閃,赫然正是從葉軒眉心妖魄瞳中所射出的瞳芒光柱……

    妖魄瞳,號稱最強瞳術,功效溯本追源,從表相看到事務的根源,追溯時空和虛空,遠非一般瞳術的窺虛破妄可比,太過神秘了。

    尤其是以葉軒如今的修為實力全力催動,凝神致志之下,即便是這株神秘青蓮蓮蓬上的蓮籽凹痕,也都被他窺出了一些蛛絲馬跡。

    這一刻,隨著幽芒一閃,蓮蓬上的那處凹痕內,亦詭秘地涌現了一幕影像……

    固然極為朦朧,但葉軒卻瞬間身形狂震,倒抽冷氣之下勃然色變,駭然驚呼:“什么?這不可能……”

    隨著心頭一動,葉軒福至心明,體內修為全力催動妖魄瞳,凝神致志之下,即便是這株神秘青蓮蓮蓬上的蓮籽凹痕,也都在剎那之間,被他窺出了一些蛛絲馬跡……

    這一刻,隨著幽芒一閃,蓮蓬上的那處凹痕內,亦詭秘地涌現了一幕影像……

    固然極為朦朧,但葉軒卻瞬間身形狂震,倒抽冷氣的同時勃然色變,駭然驚呼:“什么?這不可能……”

    之所以會如此,實在是由于青蓮蓮蓬中心凹痕上方涌現的這幕影像,太過驚人之故,葉軒先前就曾有各種各樣的猜測,但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本相竟會是這樣!

    影像中涌現了這株神秘的青蓮,而且聚焦在青蓮的蓮蓬處,影像所代表的應當是無盡歲月之前了,也不知要往前回溯多少個鴻蒙紀元。

    那時的蓮蓬之上,雖一樣有三千零一個凹痕,但四周的三千枚蓮籽卻都還沒有成熟,很小很小的一點,唯有最中心的這處凹痕,凸鼓起一枚成熟的蓮籽。

    沒錯,最中心處凹痕中詭秘失落的蓮籽,確實是全部蓮蓬三千零一枚蓮籽之中,最早成熟的。

    很快,影像中涌現了變故……

    這唯逐一枚青色的成熟蓮子忽然間一震,從宏大的蓮蓬中心騰空而起,直接飛離了青蓮,向著遠處的虛空激射而往。

    它在茫茫無際的黑暗虛空中穿梭,也不知經歷了多少歲月,最后可能是倦了,厭了,又或是迷茫了,最后在虛空中停了下來,就此再無聲息。

    時間依舊在緩緩地流逝,又不知過往了多久,這枚青色的蓮子慢慢地在產生演變,歷經各種神秘詭異的演變后,它慢慢地變成了一顆星辰。

    星辰的表面地殼在緩慢地運動著,慢慢演變出巍峨巨峰,綿延的山脈,幽深的峽谷,還有一片盤踞了星辰表面七成左右的蔚藍海洋……

    當這片蔚藍色的廣闊海洋涌現在視線中時,葉軒心頭狂震,同時也生出明悟,這分明是銀河系中的那顆神秘母星,亦即他所猜忌的,自己穿越到九天星之前的那顆星辰……

    這一刻,他終于明確了為什么鴻蒙虛空會刻意地掩護銀河系,掩護銀河系中的那顆神秘母星。

    終于也明確了為什么無頭嬰尸會選中自己,或許唯一的解釋,就是自己藍本就是來自這顆由青蓮唯一成熟蓮籽所化的神秘母星之故……

    細想之下,實在這一切或許藍本就是應有之意,可真當事實展現在眼前時,葉軒心頭的震憾,卻仍然久久地無法散往。他終于明確了下一個鴻蒙紀元的展開,為什么要繚繞銀河系展開了,為什么要在開啟新的鴻蒙紀元之前,條件性地開放銀河星域,讓鴻蒙虛空中的星空強者們進進,嘗試

    往母星爭取所謂的鴻蒙氣運了……

    本來就連青蓮都已知曉了神秘母星就是當初失落的那枚成熟蓮子所化,它一次次地開啟新的鴻蒙紀元,一次次地將蓮蓬上未曾成熟的那三千枚蓮籽中的能量抽取一空。

    送進鴻蒙虛空,化為一顆顆源巢星辰孕育混沌魔神,終極的目標,就是盼看從中能涌現一位存在,能將神秘母星中的那枚失落蓮子,帶回青蓮。

    又或者是自身得到那枚失落的蓮子,窺破突破鴻蒙的真理,就此跨進鴻蒙之后的無上混沌……

    “嗡……”

    嗡叫聲仍然在持續,葉軒的眉心幽芒一閃,宛若第三只豎眼般的妖魄瞳就此斂往,而前方視線盡頭那株青蓮蓮蓬上所涌現的古老影像,也剎那便隨之消散了……

    “本來這就是一切的本相……”

    隨著蓮蓬上的古老影像消散,葉軒也終于回過了神來,喟然一嘆,喃喃輕語……

    他沒有再持續前行,一方面太過危險,另一方面則是由于已經沒有必要了。

    跨進無上混沌的要害乃是那枚失落的成熟蓮籽,就連這株神秘的青蓮都在尋找它,開啟一個個新的鴻蒙紀元,孕育三千混沌魔神,盼看將母星中的那枚成熟蓮子帶回……

    那么,葉軒再將眼力鎖定在這株神秘青蓮身上,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終極的一切,都將在那顆神秘的母星中得到答案,一切的終結,也必將是在那里完成。不過,眼下新的鴻蒙紀元還未到來,甚至就連銀河星域的條件性開啟都還未展開,完整無段過早地往糾結這一切,眼前最為要害的事情,還是盡快地將自身修為提升上來

    。先前的情況和現在不同,現在鴻蒙虛空已經有天道之后的鴻蒙大道境強者降生了,且一降生就是兩尊,這極有可能只是一個開端,后面陸陸續續還會有更多的鴻蒙大道橫

    空降生。

    這種情況下,葉軒假如不將自身的修為也提升到天道之后的鴻蒙大道境,一旦新的鴻蒙紀元開啟,他憑什么往和那些老怪爭取神秘母星中的青蓮蓮子?

    腦中閃過這些動機,他的心頭頓時一沉,很快便將其它的紛擾雜念拋開,心思轉到了眼前。

    首先是這一次的系統稱號摸索任務。

    這已是葉軒的第七次系統稱號摸索任務了,完成之后,如今他的系統稱號已然達到了第七級,也就是星空制霸者。

    這個稱號很霸氣,不過以他如今的修為實力,在當今的鴻蒙虛空恐怕還無法達到制霸一方的能力,但這沒關系,不久之后,葉軒便將突破到真正的鴻蒙大道境。

    屆時制霸一方虛空,不過是水到渠成之事。

    星際制霸者這一稱號自帶的光環效果還算不錯,在前六級稱號星際旅行者、星際冒險者、星際摸索者、星際開辟者、星際征伐者、星際掌控者的原有基礎上。系統增長了一項全新的系統能力,已經激活,葉軒立即便查看了一下,惋惜這個新涌現的附屬系統對于他如今的修為層次來說,基礎上屬于雞肋,根本就沒有什么太大的

    實際意義。

    除此之外,葉軒在任何虛空位面所烙印的星際坐標數目,在完成這一次系統稱號摸索任務之后,也由此前的三個,增長到了現在的五個!鴻蒙虛空中他已烙印了三處星際坐標跳躍點,皆在右岸,一處是源巢星辰大本營四周,一處是最強氣力分身的那顆源巢星辰四周,還有一處在通往原旭升禁地的那處星漩

    四周……在鴻蒙虛空中,葉軒所烙印的星際坐標跳躍點皆在右岸,一處是源巢星辰大本營四周,一處是最強氣力分身的那顆源巢星辰四周,還有一處在通往原旭升禁地的那處星漩

    四周……

    而如今,隨著第七次系統稱號摸索任務完成,葉軒在任何虛空位面所能烙印的星際坐標點數目,已由此前的三個,增長到了五個!

    也就是說,在鴻蒙虛空中,現在的他,還能烙印兩個星際坐標跳躍點。

    這里雖是亂流虛空,但卻是與鴻蒙虛空相連的,由于神秘青蓮的存在,它和鴻蒙虛空并不分彼此。

    這剩下的兩處坐標跳躍點,葉軒的算留一個在手中,日后在左岸斷定了合適的地位之后再行烙印。而另外一個,他選擇烙印在眼下所佇足的這片黑暗虛空,由于神秘青蓮就在這里,同樣極為重要,假如在這里烙印了一處星際坐標跳躍點,日后他要尋找青蓮時,直接就

    能激**內系統所附屬的星際坐標跳躍能力趕來……此外,這里屬于鴻蒙天地之外的鴻蒙亂流虛空,若是日后葉軒在鴻蒙天地內碰到不可化解的危機,激**內系統所附屬的星際坐標跳躍能力,也能宛若避難一般,瞬間離

    開鴻蒙天地,抵達這里!

    決定之后,葉軒再不遲疑,立即便展開了舉動。

    一切都和先前一模一樣,類似的烙印固然未幾,但前前后后算起來,這種個人星際坐標點,葉軒在不同的位面虛空中烙印的總數也已超過十個了。

    很快,葉軒向系統下達指令,開端烙印個人星際坐標,系統的提示音很快便在他的腦中響起,指引著葉軒一步步地展開坐標的烙印步驟。

    一縷通過各種手段處理之后的元神被他很快煉制為一枚特別的烙印,繼而,這枚元神烙印用某種極為玄奧復雜的方法,射出體外。

    令它與葉軒所在的這片亂流虛空溝連、契合、直到最后的徹底融合……

    固然已經經歷很多次了,但那種硬生生將自己的元神分別出小小一縷的苦楚,卻仍然讓葉軒無法適應。

    這根本就很難用言語來形容,簡直是一種慘痛的折磨!

    一番努力后,這縷元神被成功地分別出來,但葉軒卻還不能立即調息恢復,修復心神。

    他只能強忍著元神受創的各種不適,強打精力,一次又一次地用不同的繁復手段和方法,不斷地凝煉這縷元神……

    全部個過程又耗往了頓飯的工夫,這還是他如今早已輕車熟路的成果。

    最后的環節,便是將這枚成功凝煉的元神烙印融進眼前這片鴻蒙亂流虛空了。

    葉軒專心致志地關注全部過程,從溝連虛空,到將元神烙印與其契合并終極完善融合,終極從始至終都沒敢有絲毫松……全部過程中他都有點提心吊膽的味道,前后總共折騰了小半天的工夫,他在這處鴻蒙亂流虛空中的個人星空坐標,才終于完善地融進了虛空,一閃之后便徹底牢固,繼而

    消散,即便葉軒都捕捉不到半點氣味……

    很快,當這處個人星際坐標烙印好之后,葉軒的腦海中亦響起了熟悉的系統提示音:“叮,恭喜宿主,成功烙印個人星際坐標!”

    這一刻,于虛空中盤膝而坐的他立即便睜開了雙眼,臉上浮顯出一抹如釋重負的表情,繼而眸中幽芒一閃,再次陷進了沉吟之中……

    第七次系統稱號摸索任務完成了,甚至于就連這片鴻蒙亂流虛空的個人星際坐標,也都已經烙印成功。

    也就是說,若無它事的話,葉軒已經到了回回的時候。算算時間,他進進這片鴻蒙亂流虛空的時間也不短了,前一次閉關將修為突破到天道境四階之后,他為了尋找這株神秘青蓮,在這片廣闊無垠的亂流虛空中游蕩了將近一

    年之久。

    一年說長不長,但說短也不算短,足夠產生很多事情了。

    葉軒不知道他近一年前離往之后,后續的時間里銀河兩岸又產生了什么……

    不過,在回回之前,卻還有兩件事要做,一是趁著前一次突破已有近一年的時間,試著再一次閉關,以吞服天道血精的方法,強行再得升一個小階的修為。

    這件事不刀,他打算放在后面往完成,完成之后,就可以立即出發,回回鴻蒙虛空了。

    另一件事,則是將神農九色焰與不久前剛收服煉化的紅蓮業火融合……

    當初的紅蓮母焰,包含洪闕星域那顆星辰內部星核所連接的平行虛空內,所剩下的一切紅蓮業火,已經全都被葉軒收取煉化了。

    當時他便有所估計,那篷磅礴無盡的紅蓮業火,應當是完整可以融進到九色焰海中往的。

    一旦這件事完成,神農九色焰也將再次迎來一次驚人的演變,從現在的九色焰,進化到十色焰,威能之可怕,簡直難以想象。不過,這件事情葉軒當時并沒打算立即著手往辦,由于紅蓮業火本就非凡,將它與其它的天地異火相融必定耗時很久,更何況神農異焰經過一次次的融合之后,如今都已

    進化到九色焰的程度了,后續的演變必定更為艱巨!

    事實上,時間還只是一個方面而已,更重要的是需要全部的心神浸進其中操控,密切關注一切,否則一旦產生意外,成果簡直不堪假想。

    所以,衡量再三,出于穩妥的考慮,當時的葉軒終極還是決定回頭再抽空展開融合,所以此事就被暫時擱置了。

    但現在形勢已經不同,鴻蒙虛空中近一年之前就已有冥狼和黑血魔鱷這兩尊壯大的鴻蒙老怪橫空降生了。

    眼下近一年過往,恐怕又有其它的鴻蒙老怪降生。

    這種情況下,以葉軒現在的修為實力回回,一旦碰到這些鴻蒙老怪,根本就沒有任何手段能夠讓他們忌憚,包含隕天弓也是如此。

    隕天弓確實是強,以葉軒如今半步鴻蒙的修為實力全力催動,或許就連這些已然正式跨進了鴻蒙的大道境老怪們,也都不能不忌憚。

    然而,隕天弓的威能再強悍,射出往的隕天一箭無法攻擊到對方,那也是枉然。

    雖說施展十色焰或許一樣攻擊不到他們,但十色焰和隕天弓不同,隕天弓只能攻擊,而十色焰卻能化為焰海或是焰球,籠罩葉軒周身,暫時護持……這一點葉軒還是有自負的,先前的九色焰都已能讓天道老怪束手無策了,十色焰威能更強,必定能讓鴻蒙境的大道老怪們……有所顧忌!</>

第五千一百五十一章 混沌的關鍵:http://www.bcbnla.tw/html/233/233147/61711441.html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錯誤報告搜這本小說最快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