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 天理循環,報應不爽(二)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顧四爺好奇得緊。

    “四叔明日就知道了,您先歇息吧,好好修養身材。”

    陸錚顯然不想這么早就暴漏驚喜。

    顧四爺抓耳撓腮一般,卻不好強行讓陸錚頒布答案。

    畢竟陸錚雖是他女婿,到底是冠世侯,顧四爺不敢鬧得太過火。

    一番折騰,顧四爺的確累了。

    顧瑤親身喂了他神醫開得湯藥之后,顧四爺趴在床上圣睡午覺。

    難怪連皇上都嫉妒他!

    顧瑤為他腋好被角,又放下床簾后,聽到顧四爺喃喃的聲音:“瑤瑤記得同你娘說,爺不是不聽她的,有意同她拌嘴……”

    “算了,爺還是自己讓她消氣吧。”

    顧四爺閉著眼珠在枕頭旁摸索了一陣,直到把一尺長的盒子握在手上,他才露出笑臉來。

    好似有了盒子,悅娘就不會生他的氣一般。

    顧瑤扯了扯嘴角,時常被爹娘塞一把狗糧,夠了啊。

    湯藥有助眠的作用,顧四爺很快睡熟了,唇邊還殘留著一抹淡笑。

    顧瑤捏手捏腳的離開,心中為熊孩子的擔心減輕了。

    首次欣喜熊孩子的沒心沒肺。

    固然他有裝出來的成分,但誰又能否定他的心胸呢。

    換個人早就自怨自憐了。

    陸錚始終陪在顧瑤身邊,輕聲問道:“你聽到了。”

    “嗯。”

    顧瑤點頭,向陸錚揚起下顎,“你認為我就內疚?還是認為我良心會痛?”

    陸錚:“……”

    “那是你不夠懂得我!我爹即便應用無辜之人的眼珠,我也不會感到內疚,良心這東西,對旁人許是有用,對我爹……我只盼看他再也不要遭遇挫折苦楚了。”

    顧瑤說道:“若是有罪惡,下輩子有報應,我愿意一力承擔。”

    良心底線什么的,顧瑤為顧四爺已經是一破再破。

    陸錚笑道:“這很好,用他的眼睛,更好!”

    “的確如此。”

    顧瑤也是點頭。

    *******

    隆慶帝貶方家全族給永樂侯為奴的旨意傳到方家后。

    方老太太吐了三升的鮮血,哭天搶地哀嚎,對不住方家列祖列宗。

    罪奴?!

    他們方家本該是世襲勛貴的,不僅丟了世襲爵位,如今連生逝世榮辱都控制在永樂侯手上。

    永樂侯讓他們生,他們才干茍且偷生,讓他們逝世,也沒誰會為他們不平!

    而且罪奴生出來的也是奴才,根本沒有贖身的可能。

    除非下一任帝王能赦免方家。

    可是下一任帝王是隆慶帝的兒子。

    即便靠宮變登上皇位的隆慶帝都不會輕易更改先帝的詔書。

    方老太太如何指看下一任天子為赦免方家就違背孝道?

    至于顧家一旦攤上官司倒霉了。

    為永樂侯家奴的方氏一族人同樣得不了好,下場更為哀涼。

    “都是你,都是你這個掃把星害了方家啊。”

    方老太太沖到汪氏身邊,一把從床榻上把養傷的汪氏拽了下來。

    汪氏才被方小姐教訓了一頓,身上多處瘀傷。

    她又聽到方展和顧璐的緋聞,更是痛不欲生。

    最擔心的事還是產生了。

    汪氏苦楚,懊悔,恨不得痛罵顧璐一頓。

    方老太太的拳頭再次打在她身上,汪氏抱著腦袋,“母親,您別打了,兒媳疼啊,一切都是顧璐的錯,我是讓她往照顧師兄的,卻沒讓她陪師兄上床。”

    “是她不知羞恥,我養出這樣的女兒已是很苦楚了,當日我真該把她掐逝世在血盆子之中……她不像我,也不像師兄。”

    汪氏哭泣:“倒是隨了顧湛,沒心沒肺,言行荒謬!完整不受束縛,她本身人品不好,同我搶師兄,認為她年輕貌美就能吸引師兄?”

    “我知道師兄只是把她當作我的替人,師兄盡不會做對不住我的事!”

    已經到了門口的顧璐用力推開房門,一雙哭紅的眼珠直視汪氏。

    方老太太自得又解恨看了顧璐一眼,“這就你娘,你們娘倆一樣的下流!”

    汪氏跪在方老太太身邊,哭泣抹淚。

    眼前的一切同前世又多么類似?

    顧璐當時為母親在顧老夫人眼前哀求而苦楚,心疼母親。

    可是她現在卻猜忌,當日母親哀求真是為了她?

    為她懇求顧老夫人幫自己做主,不要讓丈夫的妾室爬到自己頭上?

    一個可怕的動機涌上顧璐的腦海,她幾乎站立不穩,扶著門框,喃喃說道:“若是有妾室欺負我,你會幫我嗎?”

    汪氏只是哭泣,“你不是我女兒,怎能如此對我?一切都是你的錯,我同師兄這么多年的情分,你損壞不了的……”

    “顧瑤曾經提示我,沒有一個丈夫會準許另外的男人在自家府門前遠看自己的妻子。”

    顧璐臉色恍惚,以前她為何認為這是深情的表現?

    是方展極度愛慕母親的證實?

    倘若方展有一絲在意母親,為母親著想,他敢站在顧家門口嗎?

    若是顧四爺有今生的地位,方展敢嗎?

    不敢!

    他盡對不敢!

    顧璐幡然悔過,然而一切都太晚了。

    前世方展根本就是在欺辱無爵無官的顧四爺,憑著就是他才子的名聲,他泰安伯的爵位!

    可是顧四爺奈何不了泰安伯,心疼幼子的顧老夫人還奈何不了汪氏?

    難怪顧老夫人忽然對她和哥哥更加冷淡,甚至連看都懶得看自己一眼。

    一切只由于他們兄妹有個給父親帶綠帽子的母親!

    顧老夫人疏忽她的懇求,甚至說只是個妾罷了,她都搪塞不了?還需要回外家求助?

    顧四爺忍了多少的屈辱!

    她虧欠的人也許從來不是母親汪氏?

    而是她的父親!

    直到她逝世,丈夫哪怕不愛自己,依然尊自己為夫人,誥命也給自己請封了。

    丈夫還記得當日顧四爺的情分……她在將逝世時,隱隱綽綽聽到了這句話。

    好似還看到了顧四爺揮向丈夫的拳頭。

    前世她意識已經含混,根本不知逝世后到底產生了什么,卻記得舅母們在她臨逝世前,說顧四爺如何如何虧待了汪氏,為了扶正李姨娘而逼逝世汪氏。

    說顧四爺偏心顧瑾,疏忽虐待顧瑞。

    汪氏逝世后,她還活著,當時顧四爺并未扶正李姨娘。

    哪怕當時顧瑾已經一飛沖天,無人敢惹。

    哪怕顧瑤已經是淮陽王妃!

    最沒出息的顧玨身上也有了戰功,李勇更是隆慶帝的托孤重臣……

    多少人都說顧四爺是個傻子。

    在這么多的壓力下,除了顧四爺外,沒人會拒盡扶正李姨娘。

    顧璐身材一軟,淚流滿面,“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第八百六十八章 天理循環,報應不爽(二):http://www.bcbnla.tw/html/240/240365/69520047.html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錯誤報告搜這本小說最快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