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沙浪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顧繡簡直想要放聲大笑,難道一個個都感到她好欺負是嗎?

    都是做了強盜還想立著君子名頭的家伙。

    “桂道友,你是不是感到和于道友他們相比,我實在太弱,因此你們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間,才改弦易轍。”

    顧繡說著,一雙眼睛卻藐視的看著眼前的十來名鬼修,她固然沒有明說,可是那眼神已經明明確白的顯露了她的心思。

    你們這么多鬼修,竟然拿三名力神界的修士無可奈何,只能對我這個弱的下手。

    就在方才逃遁之時,顧繡在腦中快速的分析了一下現在的情況,她再次感受了一下那支被她收進儲物袋的琉璃釵,琉璃釵被收進儲物袋后,釵頭又變成了普通的樹葉外形,只是樹葉上的紋理似乎比初見時要明顯很多。

    顧繡敢確定自己在進進這里之前,這支琉璃釵的釵頭變成了一冊竹簡,她固然并未曾看清里面的內容,可是除了契約她想不到這冊竹簡還能是什么東西。

    但是她現在關注的并不是這竹簡是不是契約的問題,而是這支樹葉狀琉璃釵內所含的氣味問題,在將將一拿到琉璃釵之時,她就創造這支琉璃釵氣味駁雜。

    實在這么說也不太正確,只她所能感受到的,琉璃釵的樹葉狀釵頭就含有四種氣味,神、力、鬼、魔這四種氣味是她能分辨出的,但是顧繡感到琉璃釵內并不止她所知的這四種氣味,它應當還有第五種氣味。

    而且這第五種氣味似乎在特地隱匿行躲,只不過……這第五種氣味固然感到起來,比前面四種都要單薄,甚至可以疏忽不計。

    但是顧繡隱隱有個感到,這第五種氣味應當比她所能分辨出的四種氣味都要壯大浩瀚,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這種氣味讓她有種摸不到邊境的亙古久遠的感到,這讓顧繡心中對這第五種氣味隱隱有個猜測。

    不過顧繡現在最關注的也并不是這第五種氣味,而是她所能分辨出的神、力、鬼、魔四種氣味的強弱程度,她明顯的感到在這四種雷同等階的氣味中,鬼息明顯要比其它三種氣味更為濃郁深重,而魔息卻是這四種氣味中最弱的那個。

    顧繡在心中假設這支樹葉狀的琉璃釵就是書寫契約的竹簡,那么為何鬼息要比其它三種氣味強呢。

    且不說魔息了,在顧繡藍本的想法中,這契約中應當是不包含魔息的,畢竟在進進此界之前,她連魔祖都不知曉,魔祖被三界之祖封印已久,魔修們更是被壓縮到角落生存,契約中沒有魔息才是正常的,現在有了,不過它比其它三種氣味要單薄很多,這倒也可吸收,畢竟它也是三界內和神息、力息、鬼息并存的一種氣味。

    這一點顧繡暫且不論,只論在神息、力息和鬼息三種同等的氣味之間,在這支暗躲了契約竹簡的琉璃釵上,鬼息為何會比神息、力息更加的濃郁深重,如此,應天道祖、窮極力祖又如何會答應,還有那個見證或者說主導著這一場契約履行的混沌,它又如何會放任這種情況的產生。

    讓三界競爭更高級階世界的名額,就算大家私下里做些小動作,但是若是契約本身都不能保證公平公平,那么這競爭又有何意義。

    只有一點可以解釋這種情況,就是這契約并不止一份,顧繡猜測最少有三份,三位老祖手中各持一份。

    至于三位老祖將契約放在何處,那便是各憑心意了,顧繡料想三位太祖定然是將自己所持的那份契約放在自己的地盤,而他們三人所持的契約內容雷同,但是其內所含的氣味應當是不同的。

    所以顧繡猜測自己手中所持的這支琉璃釵應當是屬于流幽冥祖的。

    這個猜測剛剛在顧繡腦中成形,就聽桂成滿含歉意的道:“顧道友,實在抱歉,我本意是想奪于道友手中的契約的,畢竟我們既然來了一場,自然不想空手而回,況且三界之尊,不僅僅是冥祖個人之事,與你我這等小修士也息息相干,只是自我見到顧道友開端,便知道顧道友手中的契約更是合適我們鬼修,所以在下并不是欺顧道友身單勢弱,乃是不得以而為之,還請顧道友見諒!”

    固然桂成此番話說的糊里糊涂的,就算桂成自己也認為顧繡是聽不懂的,他之所以和顧繡說這些,也只是求個問心無愧罷了,畢竟他能來到這里,是得力于徐若光的陣法,固然他當時也出了力,但是不能否定若是沒有徐若光,他是來不了這里的。

    不過桂成沒有想到的是,他認為顧繡并不明確他這番話的意思,實則顧繡卻已明確個七七八八了。

    顧繡嗤笑一聲,正想說些什么來拖延時間,忽的就見遠處忽然揚起一陣金色的沙浪,如同金色的海浪在空中翻滾狂飛,這一現象吸引了在場諸多修士的注意力,就連遁至前方離顧繡已然有必定間隔的于明海三人,也被這動靜吸引的停了下來。

    當然,顧繡認為他們之所以在這樣的要害時刻停下來,乃是由于前方實在太熱太刺眼了,他們也受不住了,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停下來休整一下。

    那金色沙浪翻滾了好一會兒才平息下來,直到這時,眾人方才創造那里不知何時涌現了一批修士,略略一看,竟有數十名之多,而這些修士的涌現,之所以會引起沙浪翻滾,乃是由于這些人即便在空間轉移的這瞬間,也未結束斗法。

    讓顧繡精力一震的是,在新涌現的數十名修士中,她一眼便瞄到了其中一名身著朱紅色法袍、身材頎長的男子,那人不是徐若光還是誰,還有和他并肩與跟他們一起涌現的魔修斗法的姬宇、靳回、薛山、涂敏和郁琉璃等人,不過明顯的,魔修無論是修為還是數目上,都要高于徐若光等人。

    即便如此,看到徐若光他們涌現,顧繡還是大大松了口吻,總算她也不是一人在這里逝世撐了,現在徐若光他們來了,即使他們無法為尊神界為應天道祖爭取三界至尊的地位,最少有了一拼之力,而她也不要想著怎么樣才干將遺言送出往了。

    顧繡可不認為之前桂成所說的只要交出契約,便放自己一條生路這個承諾會如實兌現,就算桂成手下留情,他身后的那些鬼修呢,況且還有柳靖和柳沐兒在旁虎視眈。</>

第六百章:沙浪:http://www.bcbnla.tw/html/240/240892/69520043.html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錯誤報告搜這本小說最快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