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沒羞沒臊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想到這里,張昊也算是找到了一個公道的理由。

    張昊輕手輕腳的下了床,穿好衣服回了自己的房間。

    成果他剛走到客廳的時候,就被謝琉芳叫住了。

    “張昊,你過來我和你說點事。”

    張昊剛把人家的閨女給睡了,有點心虛,低著頭就坐到了沙發上。

    “你和清雅搬到一個房間吧,兩口子分局這么長時間,傳出往不好聽。”

    謝琉芳沒有點破張昊剛才做的好事,她心中對張昊和謝清雅很是不滿。

    大白天的就做那種事,而且聲音還那么大,讓左鄰右舍聽往了,多丟人。

    張昊急忙點了點頭。

    “我今天就搬,不過我這兩天要出往一趟,估計要一兩個月才干回來。”

    張昊把自己要出往的事也告訴了她,免得等自己出往回來,謝琉芳再責備自己沒和她打招呼。

    “你要往哪?怎么往那么久?”

    謝琉芳不滿的皺起了眉頭。

    “很重要的事,謝叔叔交代的。”

    謝琉芳沒有持續追問。

    “往收拾東西吧,晚上想吃什么,我往做晚飯。”

    張昊說了個隨便就行,然后就跑上樓往了。

    謝琉芳不滿的撇了撇嘴,心里想著必定要找機會和清雅說一下,不能沒有節制,會傷元氣的。

    張昊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后,就開端收拾東西了,上次和李強東往他們老家采藥,特地買的背包還在家里,張昊裝了幾件衣服進往,然后又把之前獲得的那些丹藥拿了出來。

    把一些能用上的也塞進了包里,至于那些富強健體的,加強身材強度的藥,他打算交給謝清雅。

    謝清雅固然沒有修煉,一次性吃一顆的話,說不定會被藥效撐的爆掉。

    但是一次性吃上二十分之一,就不會有問題了。

    張昊把要給謝清雅的丹藥放在了兜里,讓后把自己房間的被子枕頭什么的全部搬到了謝清雅的房間里。

    第二趟則是把衣服辦了過往。

    等張昊把衣服收拾進來謝清雅房間的衣柜里之后,他就躺到了床上。

    實在謝清雅在他收拾衣服的時候就醒了,只是不好意思睜開眼,就瞇著眼裝睡。

    成果張昊躺倒床上之后,她就慌了,她認為張昊又要對她最那種沒羞沒臊的事情呢,所以她急忙掙開眼睛,牢牢的裹住被子。

    “老公,我不行……”

    張昊笑了起來,此刻他感到,有這么一個老婆陪著自己,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張昊伸手刮了一下謝清雅的鼻子。

    “你頭腦里想什么呢?我是想叫你起來往洗澡,一會媽該叫咱們吃飯了。”

    自己既然把人家的女兒都睡了,這一聲媽還是要叫的。

    謝清雅紅著臉不滿的對張昊哼了一聲。

    “哼,你才不正經。”

    然后謝清雅把頭轉到了另外一邊。

    張昊笑著躺在她旁邊,伸出手被她摟緊了懷里。

    “我有東西給你。”

    張昊從兜里把那個裝丹藥的玉瓶拿了出來,然后在謝清雅眼前晃了晃。

    謝清雅立馬來了興趣,伸手把玉牌搶了過往。

    “這是什么嗎?”

    張昊笑著把丹藥的作用和服用的方法告訴了謝清雅。

    謝清雅聽得一愣一愣的。

    “這是仙丹?”

    張昊苦笑著搖了搖頭。

    “強身健體的藥,你服用的時候必定要按時按量的服用,每三天吃一次,每次二十分之一。千萬不能吃多了,不然你就會有危險。”

    謝清雅乖巧的點了點頭,把玉瓶牢牢的抓在手里。

    “這個能讓媽吃嗎?”

    張昊搖了搖頭。

    “這個要只合適年輕人,上了年紀的人吃了百害而無一利,你要是想讓媽身材健健康康的,我就給你留給方子,你讓媽按時服用就行。”

    謝清雅嘿嘿一笑,抬開端在張昊臉上親了一口。

    成果又差點惹得張昊獸性大發,嚇得謝清雅急忙跑下床,躲進衛生間洗澡往了。

    可是火氣一旦被勾起了,就是很難平復的。

    特別是張昊這樣后知后覺,初嘗其中滋味的人。

    張昊一臉壞笑的追了進往。

    等兩個人忙活完,洗完澡,換好衣服出往吃飯的時候,謝琉芳已經等了十幾分鐘了。

    謝琉芳心中固然有點不滿,但是不好意思當著女婿女兒的面,把這種事擺到明面上談吧。

    不過謝琉芳還是那眼睛瞪了兩個人急眼,張昊還好點,臉皮比較厚。

    謝清雅就不行了,吃飯全程低著頭紅著臉,促的吃了兩口就想跑。

    成果被謝琉芳以幫她收拾廚房為由給留下了。

    張昊則是吃完飯就回房間往了,他心里想著明天就往丹圣的洞府。

    張昊已經從玉牌中獲得了,丹圣洞府所在的地位。

    他需要從杭市坐飛機往華夏最西北的一新省,在那里有一片片綿延不斷的山脈,丹圣的洞府就在那群山之中。

    他要帶的東西倒也未幾,玉牌,幾套衣服,至于其他的,可以到了處所,在當地購置,然后再進山。

    張昊在房間的床上想著自己的事情。

    謝清雅則是滿臉通紅的在廚房聽她母親的說教。

    反正就是一些讓謝清雅不要把張昊喂的太飽,不能有求必應,要懂得拒盡。

    放著就是一些閨中蜜語,教謝清雅拴住張昊的措施。

    對于張昊這個上門女婿,謝琉芳現在是滿足的很。

    有錢有本事,人品還好,重要的事舍得給自己女兒花錢。

    要是現在再有人來找她,讓?謝清雅和張昊離婚,她確定拿著菜刀把那個人給追出三里地往。

    謝清雅在廚房被母親教了半天,最紅臉燒的紅透了,才回到房間。

    成果她剛回到房間,就被張昊壓到了床上,等她想起謝琉芳說的那些話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后,戰斗結束的時候了。

    謝清雅有點氣惱,自己怎么就這么不自持。

    越想越賭氣,她便捉住了張昊的胳膊,張口咬了下往。

    她使得氣力很大,一方面是她真的是又氣又羞,另外一方面她是想在張昊身上留下個印號。

    張昊要出往兩個多月呢,對于張昊的所有權,她必須主意。

    同時留下個牙印,也是為了讓張昊能看到牙印就想起自己。

    “啊……”

    所有權還沒得到主意,謝清雅的牙就差點崩壞。</>

第一百零七章 沒羞沒臊:http://www.bcbnla.tw/html/259/259593/69517169.html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錯誤報告搜這本小說最快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