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義診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越日。

    按照商議,今天開端義診的事,先找到村主任,先往哪個村莊,行程由他安排。

    村主任很上心,顛顛的安排往了。

    幸好昨天留下幾輛車,專家團隊下鄉義診,正式出發。

    所有人都來了村莊,除了醫生團隊以及陳梓童之外,還帶來大批藥品物質,義診運動不能只有人,還帶上大批藥品和醫療器械。

    這些都由村主任安排,找來找往也只有農用車。

    “村里條件一般,沒啥好車,各位領導專家將就將就。”

    張琦不挑這個,和鄭院長,安洪峰等人打了招呼,裝上藥品和醫療器材,安排完畢分辨上車,前往義診場地。

    鄭院長和安洪峰共乘一車,在車里,鄭院長尋釁道:“老安,你是西醫出身,我是中醫出身,今天借著這個機會,我們恰好可以切磋切磋。”

    安洪峰不屑的撇嘴,“要臉不,中醫看診靠看聞問切,我們西醫則需要借助儀器,這次來這,我就帶個手機,你這不明擺欺負人么?”

    “你這么說,就是承認西醫不如中醫了?”

    “你少來,中醫西醫互有優劣,在這里你有施展的空間,到了手術臺上,你未必是我的對手。”

    “總之,深進群眾下基層,還是中醫更接地氣,你不服都不行。”

    安洪峰把眼睛一閉,“隨你怎么說,反正今天我不插手治病的事。”

    另一輛車上,張琦正在閉目養神,他重復回想陳梓童昨天說過的話,不由為自己的激動感到懊悔。

    陳梓童說的沒錯,匹夫無罪象齒焚身,他腦袋一熱就把專利收益捐給了村莊,看起來是至公無私心懷天下,實則無意間已經把村莊推向了風口浪尖,成為縣里乃至市里的眾矢之的。

    這群市縣領導,一個個表面上看起來正氣凜然,其時哪個屁股都不干凈,隨便摸一把,都是一手的屎。

    現在這么一大筆錢放在嘴邊,誰能甘心讓它白白溜走,還不削減了腦袋往上頂,能搶一分是一分。

    “喂,睡著了?”

    沐子晴見張琦一直閉著眼睛不說話,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

    “沒有,我在思考問題。”張琦睜開眼睛,揉了揉太陽穴。

    “思考問題?思考什么問題?”

    “我在思考你昨天晚上對我說的話。”張琦滑頭的一笑。

    “哼,我可沒跟你開玩笑,你要是受夠我了,我確定不賴著你。”沐子晴雙手圍繞胸前,語氣酸溜溜的,怎么聽都有點口不對心的意思。

    車隊已經到村口,張琦拍拍沐子晴的手說:“好了,別瞎想,我會愛你一輩子的。”

    沐子晴白他一眼,“信你才怪。”

    張琦呵呵傻笑。

    ……

    “為了積極響應國家衛健委,國家中醫藥治理局,衛生部及省市衛計主管部分號召,由首都來的專家教授們,組成的專業醫療團隊,在本村開展義診運動……”

    廣播的聲音在村里回蕩,留守婦女老人紛紛走出門口,靜靜凝聽。

    這個村莊是沐子晴所在村莊的隔壁,名叫小康村,村民三三兩兩聚成一堆,七嘴八舌的討論,眼里都是懷疑的臉色。

    “村長這是啥意思,什么是義診?”

    “不知道,似乎是免費看病吧?”

    “瞎說,看病哪有免費的。”

    往常村里人得個頭疼腦熱,都不敢往縣醫院跑,掛號拍電影開藥,馬馬虎虎就是好幾百。

    所以聽說今天能免費看病,大部分人都是不信的。

    一個大娘對大伙說:“別管免不免費,咱們先往看看,看看總不收錢吧?”

    義診場地已經安排好了,從村小學借了八張課桌,按照一字型排列好,又把村委會的紅桌布展在上面,看上往還真像那么回事。

    京里來的專家醫生在鄭院長的帶領下紛紛落座,鄭院長居中,左側是安洪峰,右側是張琦,其余的醫生坐在邊上。

    村民已經湊集的差未幾了,足有一百多號人,或站或蹲,還有幾人干脆坐在地上。

    村長輕咳一聲,走到人群眼前,巴拉巴拉先先容了一通首都的專家教授們,他口才不錯,說的頭頭是道,場下的村民卻聽得哈欠連天,昏昏欲睡。

    一個面色枯黃的漢子打岔道:“村長啊,都是鄉里鄉親的,撈點干的說唄,整這些沒用的干啥?”

    人群點頭附和,嚷嚷著讓村長講重點。

    張琦莞爾一笑,鄉下國民風渾厚,只在乎地里的收獲,村長給他們講首都專家的能力,無異于對牛彈琴。

    他清了清嗓子,雙手四下壓了壓,朗聲道:“各位老鄉,請聽我說兩句,我們是京里來的義診團,今天到這來,是免費為大家體檢,治病,并科普醫療知識的,各位只需要耐心的排隊,并配合醫務職員登記即可。”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仍然有點不信,一個滿臉皺紋的大姐警惕翼翼問道:“這位領導,你說的都是真的?看病不收錢,免費的?”

    張琦點點頭:“沒錯,從看病到開藥,不會收你們一分錢。”

    他說著指了指身邊的鄭院長,先容道:“這位是首都協和醫院的鄭院長,這次義診就是由他發起的,你們不信可以問他。”

    鄭院長站起來,笑臉可掬的說:“沒錯,大家只管看病,不用擔心用度問題。”

    眾人又是一陣騷動,小聲的竊竊私語起來。

    “似乎是真的,往不往?”

    “不知道,我先看看再說。”

    “哎呀,人家大醫院的院長都發話了,還能有假咋的?你們不往我往!”

    一個大姐說著,大步走到鄭院長眼前坐了下來,擼起袖子道:“你看吧。”

    鄭院長笑瞇瞇的把手搭在大姐脈搏上,聽了一會對她說:“舌頭伸出來。”

    “啊~”

    鄭院長看了兩眼,開端低頭寫處方,一邊寫一邊說:“大妹子,你這是膽囊炎,還不嚴重,我給你開點藥,你一天吃三次,半個月就好了。”

    鄭院長說完把處方遞給一個年輕的醫生,醫生按照處方拿了藥,送到大姐手里。

    “這就完了?”大姐有些發愣,這治病的程序,跟縣醫院咋不太一樣呢?

    “回往多喝熱水,早上記得吃飯,下一位。”鄭院長朝大姐身后招了招手。

    大姐訥訥點頭,說了幾句感謝的話起身走了。

    “哎呀!真沒收錢啊!”

    “可不嘛,首都來的大夫心眼就是好。”

    “還等啥呢,快過往看看吧,下回免費還指不定是啥時候呢?”

    村民們歡欣鼓舞,見真的能免費看病,烏央烏央的就圍了過往。</>

第264章 義診:http://www.bcbnla.tw/html/259/259595/69517900.html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錯誤報告搜這本小說最快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