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四章章這輩子值了(完結)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婚禮如火如荼的籌備中,沈云芳和穆華珍這對親家,放下手里所有的工作,一心撲在婚禮上,終于把兩個孩子的婚禮給籌備妥當,讓兩個孩子有了一個竹苞松茂的婚禮。

    親身把閨女交到別的小伙子手里的時候,李紅軍心里難受的差點哭了出來,成果一轉頭就看到自己媳婦在旁邊抹眼淚呢。這下他也顧不得自己難受了,趕緊的過往哄人。

    “滿滿出身的時候才那么一點點,我看著她一點點成長,一眨眼的工夫,她都結婚了,我這心里難受啊。”沈云芳固然說的瀟灑,但是她畢竟是一個母親,對于孩子的婚姻和未來她一樣有這無盡的擔心。

    “別哭,滿滿還是咱們的滿滿,孩子還是咱們的孩子,你就想著咱們這不是嫁了一個女兒,而是娶回來一個女婿,以后要是那個小兔崽子敢對咱閨女不好,我確定饒不了他。”李紅軍咬著后槽牙發狠的說道。

    沈云芳趕緊的往旁邊看了看,沒看到老馬兩口子,這才輕輕的給了李紅軍一下子,“凈瞎說,也不看看是啥場合,要是被馬哥兩口子聽了多不好。”

    “有啥不好的,我一個好好的大閨女都免費給他們家了,我說兩句還不行了。”李紅軍嘴上這么說,但是實際上嗓音已經壓低。畢竟就是再氣,孩子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兩夫妻全部婚禮都躲在旁邊嘰嘰咕咕的相互安慰。

    婚禮過后馬超凡和滿滿小兩口坐著飛機往大洋彼岸度蜜月往了,沈云芳和李紅軍還得在家招待遠道而來的親朋好友。

    滿滿結婚,沈云芳和李紅軍把所有的親戚都通知了一遍,最后來的是李香蓮兩口子、王丹兩口子、沈大爺兩口子以及大栓兩口子,基礎上能來的都來了。

    當然,當初通知沈大爺的時候也就是走個過場,這么多年兩家基礎上已經沒有什么接洽了,只是逢年過節的時候沈云芳還是會寫信過往問候一下。沒想到這次滿滿結婚,沈云芳打電話過往,沈大爺居然一口就答應下來。

    “這日子過的可真快啊,當初滿滿才這么大一點,一眨眼的工夫都結婚了。”李香蓮感嘆的說道。

    “可不,當初滿滿在我家還尿炕呢,誰成想幾年不見都成大姑娘了。云芳,我看你這個女婿不錯,是一個兒,以后滿滿的日子也差不了。”王丹也不甘人后的說了幾句俏麗話。

    不過多虧滿滿不在場,要不非跟她大娘急不可。當初尿她家床的時候,她還不會走路呢好吧,咋現在還拿出來說呢。

    “呵呵,超凡這孩子也算是咱們看著長大的,知根知底,婆婆還這么通情達理,滿滿以后的日子確定錯不了。”大栓媳婦順便還把穆華珍捧了捧。

    作為外家親人,這個時候捧著點婆家也是種策略,都是為了自己家孩子以后能過得順心如意而已。

    穆華珍抿嘴笑著,“你們就放心吧,滿滿也是我看著長大的,那個孩子的好我比你們誰都明確,她就跟我閨女一樣,以后要是超凡那小子敢對滿滿有一丁點的不好,別說是你們了,我都不能讓。”

    這幫人早年基礎上都認識,這么多年都沒在聚到一起過,正好趁著滿滿結婚的機會又重聚了一把,大家紛紛說道著自己這些年的生活。

    沈云芳家就不說了,人家是要錢有錢要權有權,和普通老百姓已經不是一次層次上的了,所以就不予比較了。

    馬家這些年在首都這邊發展的也非常不錯。

    當年由于沈云芳和馬立國的合作,讓老馬同道嘗到了做生意的甜頭,所以在八幾年的時候終于下定決心辭了工作下海經商。

    由于戰友多,媳婦還多少有點小權,加上沈云芳在旁指導,這些年他在首都也算是闖下了一片天地。并且在沈云芳的影響下,這些年他在首都也買了不下十套的房產。這次給兒子結婚的婚房就是其中唯逐一處四合院。(重要是兒媳婦陪家里就有一處四合院,老馬兩口子合計,男方怎么也不能比女方差太多啊。再說以后這些東西也都是兒子媳婦的,所以索性現在就把手里最好最貴的屋子給了孩子們。)

    總結了下馬家兩口子的身價,幾百萬應當是有的。

    在就是大栓兩口子,這么多年,都在市里做生意,就是倒買倒賣,后來貨源從飛揚拿了之后,他的生意也更穩固了,后期在城里開了幾家糧油店。這么多年下來,他們家早就從蓋家屯搬到了城里,估計也能有百萬身價了。

    再有就是李香蓮兩口子和李紅星兩口子,他們都不是那頭腦非常活絡的人,所以最后選擇發家致富的路還是種地。不過他們靠上了飛揚這棵大樹,每年包地種土豆地瓜的,也能賺不少。現在家里的屋子和城里的樓房哪個都不缺,兜里最少還有幾十萬的存款,這在農村已經是頂頂的好家庭了。

    在場的還有沈大爺老兩口,從他們滿是溝壑的臉龐就能看出,這兩口子這些年過的不是很順心。

    沈云芳就是不往細探聽都知道他們兩口子老了老了還這么操心就是由于離婚回來的沈云秀。

    當初沈云秀確實是按照沈云芳料想的來的,她男人大學畢業那年就跟一個能給他分配好工作的女人勾結上了,沈云秀自然就成了攔路虎絆腳石。在沒有結婚證束縛的情況下,方家一歪歪嘴就把沈云秀給下堂了。

    沈云芳當然不甘心,在方家是各種的哭鬧,最后沈大爺兩口子又往了一趟首都,但是最后的成果還是沒有轉變。也不對,應當說最后被趕出來的不光是沈云秀一個了,還有她的兒子方家也不要了。由于那個女人說了不想當后娘,她自己能生。

    個中緣由就不說了,總之沈家老兩口再次往首都一點用沒有,到是把閨女和外孫一起接回了家。

    那之后,沈云秀在家也是各種的作,沈大爺沒有措施了,就想著給她在外面找個活干著,興許就能好點,所以就給沈云芳往了電話,把這個事情說了一下,想讓沈云芳看在他們老兩口的面子上,給沈云秀在農場里安排個活。

    沈云芳當時想都沒想就拒盡了,她很懂得沈云秀的為人,要是讓她過來,那就是給自己找麻煩呢。

    沈大爺沒想到侄女會這么不給他面子,最后也只能是默默的把電話給掛了。

    后來沈云芳陸陸續續的聽說,沈云秀又出嫁了,但是生活的還是不如意,又離婚回了外家,沒過一年又嫁了,就這么折騰著,直到進了第四家才算是穩固了。不過她的新婆家也是厲害的,她嫁過往就是給人當后娘往的,所以新婆家言明不要拖油瓶,沈云秀的親生兒子只能是在老家隨著沈大爺兩口子過日子。

    臨回老家的前一夜,沈大爺顫顫巍巍的拉著沈云芳哭了。

    “云芳啊,娃子是個好孩子啊,大爺最后求你一回了,你幫幫娃子吧。”

    沈云芳有些為難,安排一個人的工作沒什么,但是她不愛好和沈云秀有交集,她安誕辰子過慣了,怕麻煩啊。

    沈大爺看她不說話,也明確她的顧慮,趕緊的保證,“你放心,我確定不能讓云秀往找你麻煩,她現在有了自己的家庭,沒以前那么不懂事了。”沈大爺說的有些心虛。

    沈云秀是比以前懂事了,不在那么自認為是了,只是她卻更加的自私,為了自己能過的舒心,在婆家更有地位,她是時不時的就回外家來壓榨老爹老娘。后來她兒子能打工掙錢之后,她更是成了吸血鬼,每次回家都以這樣那樣的理由從她兒子那拿錢。沈大爺也是看出孩子再在老家待著也沒好,這才想著把他送出來,不讓沈云秀逮住就不能在管孩子要錢了,孩子也能擺脫這個累贅開端新的生活。

    在老爺子希冀的眼神里,沈云芳考慮了好一會兒,這才松口批準。

    對她來說,吸收一個孩子來這邊工作真的不是大事,估計以沈云秀那能耐,也盡對找不到省那邊往,順手就能幫著大爺家解決問題,她也就答應了下來,就當是還了當初大爺對她的恩惠吧。

    沈大爺看她答應了,欣喜的熱淚盈眶,拉著她的手連說了幾個好字,可見他是多么的興奮。

    第二天沈大爺兩口子就帶著滿腔的盼看回了老家,他們也和沈云芳商量好了,等到了家之后,就讓娃子往省打工,盡對不會告訴沈云秀孩子的往處的。

    送走了沈大爺和大栓兩家,李香蓮和李紅星兩家也收拾東西籌備出發了。

    “哎,你說說,這么多年了,香蓮到底是往了哪了?”嘮嗑的時候,忽然李香蓮就感嘆的來了一句。

    大家聽了她的話都沒吱聲,李家對于李香荷和李紅旗有關的話題都是禁忌,沒人愿意說起。

    李香蓮說完之后也反響過來,似乎不應當說這個的。

    “我、我就是有點擔心。這么多年了,一點消息都沒有。”李香蓮支支吾吾的解釋。

    大家還是沒有說話,沈云芳是不想說話。

    李香荷這么多年都沒有消息,無怪乎就是幾種成果。第一種就是過上好日子不肖與這些親人接洽。這種可能性幾乎為零,以李香荷那性子,別說是過好日子了,就是哪怕兜里有一丁點錢她都能來這些人眼前夸耀一圈。

    第二種就是過的不如意,不好意思涌現在這些人眼前。這個可能性也幾乎為零,她要是過得不好,確定會回家和幾個哥嫂哭訴,別的不求,要是能糊弄出一丁點錢也是好的。

    第三種可能就是她被人把持了,也就是說可能是出往被賣了被拐了,人身沒有自由了,所以這么多年都沒有接洽這些人。

    對于這樣的猜測,沈云芳就兩個字好說,活該。假如她真的是被拐的話,那就是報應,報應她當初對妞妞的所作所為。

    最后一種就是認為不在人世……

    “行了,還說這些干啥,她要是有心想回來,這么多年早就回來了,她那么大個人了,你還替她操心什么。”劉建國拉著自己媳婦不讓她說下往了,沒看大家都不愿意說起這個話題嗎,干啥還說這些惹得大家都不痛快。

    李香蓮看了看兩個兄弟,最后還是閉上了嘴。

    “大姐,要我說,你往惦記那沒影的人,還不如惦記惦記你那好三弟呢。前幾天他又不知道咋跟人家監獄里的人說的,給我家紅星又打電話了,說是讓給送東西往。”王丹趁機把這事說了出來。

    這些年李紅旗也沒少折騰。當初把屋子賣了之后就帶著媳婦和丈母娘往城里闖蕩了,可是沒幾年就灰溜溜的又跑回了桃樹村,逝世皮賴臉的在李紅星家住了下來。

    可想而知當時王丹是如何和李紅旗大戰三百回合的。

    后來李紅旗是走了,不過也成功的從王丹手里摳走了點錢。

    這一走又是好幾年,等再次見到他的時候,他是人模狗樣的回來的。一身西裝,臉上還有個大墨鏡,到是真的把村民們虎夠嗆。

    李紅旗到了村里就大手筆的租下了村委會的一間屋子,和寬大勞動國民宣傳起了他的生意。就是養蚯蚓。

    就是他給人家供給蚯蚓苗,讓老百姓拿回家自己養,等蚯蚓長大后他在高價收。當然他最初給人家供給的種苗也是需要收費的。

    開真個時候他回老家搞這個還真的沒有幾個人信任他,他就從自己家人進手。大手筆的免費給了王丹這個大嫂幾箱蚯蚓苗,不要錢。還手把手的教王丹怎么養蚯蚓。

    等蚯蚓長大了,他當著很多人的面,直接把收購的大把錢給了王丹。

    大家看真的能拿到錢一下子就炸了,紛紛回家拿錢買蚯蚓苗。

    蚯蚓多好養活啊,干這個不就是純屬往家摟錢嗎。

    當時在桃樹村乃至四周七八個村,都讓李紅旗和了的養上了蚯蚓。

    王赤忱里拿到錢了心里興奮,也就持續隨著小叔子養蚯蚓。她家和李紅旗家的關系一度冰釋前嫌。

    成果在王丹給沈云芳的一次電話里,王丹就把這事說給了沈云芳聽。重要的目標就是想讓沈云芳知道,李紅旗現在改邪回正了,而且還有了本事,能帶著大伙兒一起掙錢了。

    沈云芳聽著大嫂的描寫,怎么越聽就越感到這么熟悉呢,這不就是后代的蚯蚓誘騙案嗎。等李紅軍回家之后,她就把這事跟他說了。

    李紅軍揣摩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起來就給老家的戰友打往了電話,一力主意嚴查此事。

    成果一查之下,李紅旗所構建的騙局暴漏在了陽光之下。他就是以“蚯蚓養殖”為釣餌,承諾以高額利潤為回報,通過“空搜套白狼”的方法,在一些文化層次不高的農村非法圈錢。

    李紅旗這一手騙術也不是第一次應用了,他帶著媳婦和丈母娘在南方的某些農村已經照例實行了幾起,基礎上都是最開端以高利就行利誘,然后等很多人陷進往之后,他們就卷錢走人。

    這次回老家往也是為了回避南方的警察,沒有想到在這邊才開端兩個多月就被抓了。

    由于這次誘騙數額過大,所以李紅旗再次被判刑二十一年,鄭母和鄭慧蘭是幫兇,分辨判處十八年和十五年有期徒刑。

    這次他所在的監獄離老家不遠,所以他只要有機會就會求獄警讓他打電話給大哥,讓大哥給他送點東西來。

    王丹對李紅旗現在是深惡痛盡,只要是聽到一點關于李紅旗的事情她的情緒就不太穩固,她這人還怪,有事沒事的自己卻要把這個惡心人的人拿出來溜一溜。

    “行了,大喜的日子,你說這些干啥,我不是沒往嗎。”李紅星看大家的臉色都不好了,趕緊的拉拉自己媳婦一下,讓她別說了。

    這個場合說這些不是討人厭呢嗎。

    “呵呵,就是,咱們現在過的都不錯,以后啊咱們的好日子還要持續下往,說那些已經是過往式的人干什么呢。”沈云芳到是沒在意,笑呵呵的勸著大嫂。

    王丹的臉色也緩和了,也有了笑樣子容貌,“對,我就愿意聽云芳說話,舒坦。”

    “大嫂,我說的可是真心話,固然咱們之前日子過的可能不是那么如意,但是現在條件好了,孩子們也都長起來了,劃拉劃拉,咱們幾家的孩子基礎上都還算是孝敬有出息,這就行了唄,咱們還圖啥啊。”沈云芳說這些話是發自心坎的,她對現在的生活很滿足,也十分的滿足。自己算是有了份足以養家糊口的事業,男人固然是軍人沒有多少時間,但是為人正直前途遠大,閨女找到了好回宿,以后也不用她怎么惦記,最后一個兒子她也不是很擔心,想想這輩子自己的日子過的算是很幸福的了。

    “是啊,咱們不圖啥了,不有句話說是滿足者常樂嗎,我啊,現在可滿足了。”李香蓮抿嘴笑了起來。她家的幾個孩子,都是有出息的,會念書,還有他大舅幫著,現在各個工作都不錯,她還有啥求的啊。

    “嗯,我這輩子啊,除了找了你大哥這個沒能水的,別的我都滿足了。”王丹看了看旁邊的李紅星,有些調侃的說著。

    “哈哈,大嫂你就愛說笑,大哥哪有你說的那樣,要我說啊,你也就是找大哥這樣的了,要是找個厲害點了,就你這性格不一天打你八遍啊。”沈云芳笑著說道。

    “可不,這就叫什么鍋配什么蓋……”</>

第八百六十四章章這輩子值了(完結):http://www.bcbnla.tw/html/259/259598/69519800.html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錯誤報告搜這本小說最快的更新